他用了三年 设计了另一个自己

来源于:简书 作者: 瓦伦汀张



「  Panda,80后生人,双子座,创业者,前身设计师;满腹鬼点子,大大咧咧、不拘小节,爱旅行,」

走进鼓楼西大街一个平房大院,一个体型微胖、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“鬼鬼祟祟”的探出头,他就是Panda,一个“吊儿郎当”的设计师,他从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出来创业已经三年了。

我去的时候恰逢中午,只有Panda留守等我。这个200平米的平房就是他创业的地方,随意摆放的简单家具和院子里肆意洒落的秋叶,无不透着一股无拘无束和叛逆的气息。

在我看来,这比光鲜亮丽的写字楼好上百倍。

而这三年的历练已然将他塑造成了“另一个”人。

往事 

三年前,他也在高楼大厦中“享受”过,作为一名平面设计师,屏幕上也曾沾满了大大小小的手指印。逃出铁笼是每个向往自由的设计师的梦想。

一次偶然机会,Panda和几个朋友接了一单“大”项目,几个人在一起萌生了自己单干的想法。但Panda当时还未辞职,因为生计问题是每个创业者在走向创业前的第一个心理考验。

当年底到来,公司的工作和自己的事越发繁忙,这已经让Panda招架不住了,这个契机促成了他提出了辞职,他跨过了第一道心理门槛,正式开始和小伙伴筹划自立门户的事情。

没有投资,“0”资金启动没多久,第二个心理磨难接踵而来,没活儿!这意味着没钱养活员工。很煎熬,Panda说,这种煎熬经历过才能体会,用嘴说出来的都是给别人听的。

表面上“吊儿郎当”的Panda在跟我说起创业经历的时候,却十分严肃。创业中每一道心理磨难都没有应对技巧,唯一的途径就是挺住。

一遭创业就如同入了佛门,度化是必然的,击破一道道心理障碍后,Panda在处事上沉稳了很多。

现今

现如今,他唯一不变的是好玩,我刚进门,就被他的水弹枪打了两下。跟他一起工作的小伙伴们在这里能得到最大化的自由。

在这里没有年假、没有病假,因为工作不紧的时候,可以去旅行、去做自己想做的,Panda不会刻意阻止,甚至他也会组织大家一起逃班去旅行;但遇到忙的时候,小伙伴们也没有一个掉链子的。

Panda总是在说,是该立些规矩了,现在过的太滋润、太安逸了。这也是他遇到的第三个心理屏障,怎样往后进一步发展。

Panda接了个电话,然后说,走,去吃饭。我们左拐右拐出了巷口,就到了后海,他跟我说,公司之前养了只狗,没事的时候,他们就带着狗围着后海转悠。

“我去,你这日子能再滋润点么”,我简直被他气的牙痒痒。

「 Panda和于师傅 」

随着Panda进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,他的小伙伴们也在那里,正忙着在厨房打下手,我很是惊讶。

这家店只有老板于师傅和他的妻子春姐,两年前Panda他们来这里吃饭认识,夫妻俩好交朋友,去Panda公司的小院里唱了次卡拉ok,一来二去成了要好的朋友,不,应该说更像是一家人。

于师傅的店更像我心目中的深夜食堂,他会根据你付的钱准备相应的食材,做不同的食物。吃过饭,大家吵吵闹闹的帮忙收拾了碗筷,然后一起帮于师傅包酸菜饺子,外国食客进店里也要跟着学,于师傅故意变化不同的捏法,让几位洋食客阵阵惊呼,其他客人推门进来,嘴里嘟囔着,还以为过年了。

这也是Panda创业的一部分,除了工作还有他生活的一面。

在创业中收获的不仅仅是事业,更多是生活感悟和体验,我相信,一个会生活的设计师必然会向最美的目标努力奋斗。

最后出镜的这只猫叫“黑皮”,是Panda和小伙伴们出游时捡回来的,也是公司一份子,它和他的主人一样,来去自由、无拘无束。